• Jun 29 Fri 2007 17:10
  • 阿飛

  阿飛是我幼稚園時暗戀的小男孩, 伴我渡過快樂的幼稚園時光。他笑起來有著迷人的小酒窩, 眼睛彎彎的, 非常非常可愛。

  每天遊戲時間一到, 我總是想盡辦法不著痕跡地偷偷找個比較接近阿飛的位置一起玩。有時候老師叫我們圍成一個大圈圈吹直笛或打鈴鼓;有時圍著老師聽故事;有時要大家手牽手圈成一圈玩遊戲。到底玩過什麼遊戲我早已忘記, 卻仍清楚地記得當時和阿飛小手牽小手時既緊張又害羞的心情。

  幼稚園短短的快樂時光, 就結束在我領市長獎而阿飛拿議長獎那一刻。畢業典禮時阿飛坐我隔壁, 那時我才幾歲, 只知道領這個獎真好, 可以和阿飛坐在一起。後來我再也沒有領過這麼大的獎, 市長獎和議長獎對我來說也因此保有了特殊的意義。

 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, 阿飛後來好像和我一樣, 越過南區, 直奔中區去念那間可以翻個牆就去找至聖先師-孔子玩的小學。一、二年級我念九班, 印象中阿飛念的是一班。那時我們班導師是那個年級裡負責聯絡或召集其它級任導師的人, 所以班長和副班長常常被派去別班報信。我極愛被老師派去跑腿, 不是我很忠心, 而是因為這樣就可以正大光明到一班偷看阿飛。我想, 當時只要聽到是要去一班, 我的眼中一定閃耀著朵朵愛的小光芒, 不知道老師是不是有看出來。

  小霸王當了兩年, 便得無奈地和孔子說掰掰, 因為我考上音樂班, 要轉學去中區的另一個學校。在那之後就沒有阿飛的消息, 直到上了國中, 因為認識幾個建興的朋友, 才偶爾又聽人提起阿飛的名字。

  後來上了高中, 有次去小男朋友學校的運動會還是園遊會, 在校園裡偶遇阿飛。見到阿飛, 我十分驚喜, 問他「你還記不記得我是誰?」他則說「我當然記得。」跟旁人說我們是幼稚園同學, 大家都嚇一跳, 訝異我們竟然還記得彼此是幼時玩伴!後來寒暄了幾句, 問問彼此的近況, 我們兩個幼時的同伴便再度各自朝自己的路走去。

  大學聯考放榜後聽說阿飛要去念成大。上大學之後我們是否再見過面, 我已不記得了。但我知道, 我有一張將來一定要從家裡拿回身邊來的照片, 那是兩個留著豬哥亮妹妹頭的小朋友, 別著手帕, 手牽手圍成圈圈玩遊戲的老相片。
創作者介紹

The Piano's

Julia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Weiwei
  • 那阿飛現在有沒有他的消息啊?
    有沒有結婚?想辦法去打聽看看,
    說不定他就是能幫你倒油的人哦~
  • 沒有耶,已經很久沒有他的消息了。
    我不住台南後也很少和以前認識的男同學聯絡,
    所以就也沒消息了。
    不過上個禮拜突然想到“咕狗”一下,
    結果發現他好像待在台南工作。
    幫我倒油的人喔...不太可能是阿飛啦,
    我們除了是幼稚園同學外,真的很不熟。
    真殘念!

    Juliana 於 2007/07/01 16:09 回覆

  • 凱蒂絲
  • 好純的愛~這一定是很美的回憶!

    鋼琴小姐你好~在你家潛水很久了~今天浮上來說HI囉~
  • 凱蒂絲妳好!
    歡迎來玩,自己隨便坐啊~
    又是一個製皂高手,金厲害捏!
    小時候的回憶真的很美,我還蠻喜歡這一段的。

    Juliana 於 2007/07/01 16:13 回覆

  • ya
  • 該不會你剛好翻到小時候的照片了吧,
    看著以前的照片真得是感觸特別深呢,
    之前幾次也在翻以前的舊照片,
    看著看著,不禁感慨了起來..呵呵
  • 沒有啊,我小時候的照片還放在台南,
    以後決定定居哪裡後一定要通通拿過來。
    以前常常整理房間整理到一半就看起相片來,
    然後就忘了要整理房間,哈哈哈!

    Juliana 於 2007/07/01 16:16 回覆

  • 獅子老師
  • 你的記性真好,幼稚園你就有純純的一段了!我幼稚園也有印象,不過我只記得是聖伽辣幼稚園,至于同學老師,就完全空白了。(好想念臺南啊、、、)
  • 聖伽辣幼稚園在東區嗎?
    幼稚園我所記得的大概也只有這事了,
    看來我實在是很早熟,這麼小就哈男生,
    哈哈哈!

    Juliana 於 2007/07/01 16:18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